• <nav id="ccmma"><tt id="ccmma"></tt></nav>
    <nav id="ccmma"></nav>
  • 不再困惑初一作文

    2019-01-18推薦訪問:初一作文

      我的外婆住在鄉下。

      去外婆家的路上,有時候會看見人家把稻谷曬在離家較遠的大路邊,無人看管。我總是想:曬在這里不怕被鳥偷吃,甚至被別人偷走嗎?

      我這樣問外婆的時候,她回答十分簡單:“稻子多,事情多,正好那里路面寬,正好晾曬。人人都忙著收割,哪會盯著別人家的稻子去呢?”

      外婆的話,我雖然聽懂了,可我總覺得不太好:要是誰家種得比較少,不就有時間去偷路邊的稻谷嗎?

      又一年去外婆家,剛好碰上有人在曬稻谷,我隨即問他:“不怕被人偷嗎?”他笑著搖搖頭:“不怕哩!如果這也怕那也怕,再派人看守在這里,只會耽擱自家的事情。何必把精力花在防備別人這樣無聊的事情上?”

      我恍然大悟:也對。人應該大方些,從而騰出更多的精力做正事,這樣更好。看來,凡事要正反兩看,權衡利弊,不然,“雙誤”就得不償失了。

      這天到了外婆家,我又問外婆:“作為農民,都會大方到什么程度?”外婆大概是有些驚訝于我的蠢問題,露出不解的神情,后退半步望著我說:“哪門子大方?農民最小氣了!”我追問:“他們在大路邊曬稻谷根本不看管,那么隨意,這不是很大方嗎?”外婆摸摸我的頭,笑了笑:“這事如果不大方可不行,小氣一點就會耽誤更大的事情啊!”

      外婆的一番話,算是徹底消除了我的困惑。不單農民們曬稻谷會這樣,面對其他事也應該如此:不要在細枝末節上大費周章,而應該把主要精力投入到更重要的事情上,這樣才會得到更好的收益。

    作文投稿
    趣彩票网 茂名 屯昌 焦作 济宁 宁波 乌海 铁岭 屯昌 伊春 天门 信阳 滕州 营口 余姚 德阳 宜都 鄢陵 蚌埠 单县 漳州 德州 淮北 天水 庄河 甘南 清远 五家渠 平潭 武安 海西 新疆乌鲁木齐 鹤岗 乐清 德清 淄博 灌南 绵阳 迁安市 石嘴山 东阳 濮阳 三沙 鞍山 黔南 仁怀 佳木斯 库尔勒 吕梁 信阳 淮安 陇南 池州 舟山 基隆 河北石家庄 七台河 诸城 博尔塔拉 兴安盟 昌都 新余 乌兰察布 保定 唐山 大理 定州 常州 文昌 德宏 东营 盐城 金坛 南安 新疆乌鲁木齐 商丘 喀什 南阳 台北 湘潭 许昌 武威 防城港 阳江 喀什 简阳 海拉尔 广元 北海 恩施 潮州 桓台 湖南长沙 阿坝 昭通 包头 绵阳 灌南 广西南宁 包头 燕郊 果洛 青海西宁 林芝 浙江杭州 邳州 包头 晋江 中山 襄阳 常州 兴化 龙岩 临夏 新疆乌鲁木齐 东莞 洛阳 黔南 连云港 淮北 三明 清徐 漳州 商洛 中山 灌南 潍坊 果洛 河池 武威 佳木斯 杞县 香港香港 昭通 玉环 抚顺 孝感 乳山 临海 泗洪 承德 乌兰察布 仁怀 嘉兴 唐山 湘潭 蓬莱 潮州 诸暨 昭通 德清 慈溪 毕节 新泰 资阳 宣城 佛山 遵义 定州 临夏 克孜勒苏 基隆 铁岭 诸暨 沧州 铜川 喀什 仁怀 黄山 铜仁 呼伦贝尔 淮南 鞍山 新乡 鄂州 滕州 安康 保定 新沂 娄底 儋州 中山 红河 常德 阿拉尔 商丘 汉中 醴陵 河源 六盘水 溧阳 攀枝花 潍坊 铜陵 邯郸 扬州 平凉 临海 德阳 黔南 平潭 泉州 简阳 温岭 明港 商洛 甘南 海南 云南昆明 琼海 莱芜 济南 葫芦岛 昌吉 绵阳 三门峡 诸城 云浮 诸暨 泉州 南平 燕郊 阳泉 阜阳 恩施 黔东南 东莞 大兴安岭 宁国 湖南长沙 阳江 营口 绥化 南充 芜湖 周口 启东 启东 溧阳 瑞安 宁夏银川 郴州 武威 公主岭 阳江 喀什 伊犁 湛江 三河 博罗 永州 张家口 阳江 阿里 昌吉 阿拉善盟 驻马店 荣成 神木 湛江 双鸭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