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ccmma"><tt id="ccmma"></tt></nav>
    <nav id="ccmma"></nav>
  • 生死走一遭初一作文

    2019-01-18推薦訪問:初一作文

      今天下午,我昏昏沉沉地走出考場,聽到旁邊同學討論剛剛做的題目,忙湊上去想和他們對答案。聽到某人說:“嚇死我了,我在最后一刻把第一題改成'D'了,還好還好。”話音未落,我已灰溜溜地飄走,心想:第一題就和他們選的不一樣,完了完了。

      最后一節是音樂課。一位好朋友落魄地走進音樂教室,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手撐著個腦袋,一臉疲憊而無奈地說:“我知道數學成績了,我去問的,才79!”我頓時緊張起來,忙問:“老師改得嚴不嚴?”“嗯恩,特別嚴,括號沒打扣2分,3個空就是6分!”心顛啊顛,她繼續說:“求值那題要寫因為……所以……,沒寫扣2分”心再顛,“還有還有,有一道題不是有'pq'的嗎?要先算,再代入,6分啊!!知道我怎么那么低了吧?”這一小段話讓我小心肝兒顛三顛,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放學了,我悄悄和好朋友說:“數學成績出來了,XXX考xx,xxx考XX……”她說:“我們待會兒一起去問啊?”“好啊好啊”終于找到一個可以和我一起去問的了,心里便沒有那么緊張。

      待到放學,我倆一邊聊著考試一邊走上三樓老師辦公室。到了門口,我倆都止住了腳步,不敢進去,身體背靠在墻壁上,緊張地不知所措。她說:“我太緊張了,我先把書包放下來,做好準備。”我應了,便陪她把書包放在教室里。

      我倆又一步三回頭地上樓去,又到了門口,又止步了,我說:“你是想平平淡淡地度過一個周末?還是讓某種心情影響自己的周末?”她沒說話,“我們還是走吧!”她說:“不行不行,我太想知道了。”我倆互相對視,壯了壯膽,我先走進去,又突然停住,手心冒汗,又退了出去。

      我大喘幾口粗氣,第三次走了進去,她在我前面,踮著腳尖走向老師辦公桌,她說:“老師,能問分數?”“行,8班的吧?”一下讓我倆尷尬不已,老師又解釋說剛剛沒看清。先翻到我的卷子,我心跳加速,正面改完了,已經扣了不少分,老師又面批了后面,一個個紅叉讓我的心懸在了半空,改得好嚴格啊!老師一邊改一邊問:“怎么出那么多汗啊?”他不說我還沒注意哩,大概太緊張了吧。她得了95,不愧是優等生,我又考了個不倫不類的分。

      這次問分經歷算是生死走一遭啊。

    作文投稿
    趣彩票网 乐清 赵县 河源 大兴安岭 忻州 陕西西安 绍兴 泰州 昌都 潮州 溧阳 临夏 呼伦贝尔 七台河 乌海 枣庄 淮北 鹰潭 儋州 巢湖 梧州 眉山 珠海 高雄 鹤岗 山东青岛 巴中 南京 滨州 珠海 忻州 安阳 禹州 三门峡 云浮 辽宁沈阳 宁波 海西 贵港 五家渠 大庆 池州 延安 迪庆 海丰 单县 大兴安岭 澄迈 任丘 贺州 攀枝花 寿光 孝感 资阳 云浮 张北 潮州 吴忠 锡林郭勒 日土 邹平 建湖 齐齐哈尔 潮州 库尔勒 单县 盘锦 河源 西双版纳 德州 大兴安岭 明港 昌都 张掖 内蒙古呼和浩特 普洱 长葛 宜都 武夷山 神农架 嘉兴 来宾 枣阳 垦利 灵宝 杞县 莆田 漳州 鄢陵 本溪 基隆 通辽 兴化 南安 通化 北海 菏泽 海北 青海西宁 赣州 大连 杞县 和县 宿州 临猗 揭阳 包头 陕西西安 燕郊 七台河 靖江 包头 诸城 昭通 德阳 汕头 佛山 吉安 鹰潭 上饶 象山 崇左 余姚 丽水 馆陶 安徽合肥 诸暨 石嘴山 海丰 萍乡 广州 镇江 孝感 湖州 丹东 定州 扬州 晋城 嘉峪关 凉山 忻州 莱州 安顺 保山 郴州 长兴 庄河 三明 汕头 广汉 镇江 通辽 恩施 珠海 四平 灌南 江西南昌 宜昌 台湾台湾 张北 迪庆 攀枝花 钦州 陕西西安 阿里 晋江 绍兴 乌海 海安 运城 黔西南 苍南 黑河 蓬莱 惠东 自贡 象山 黑龙江哈尔滨 辽宁沈阳 运城 宜都 巴彦淖尔市 三亚 丹东 酒泉 岳阳 阿坝 淮北 商丘 万宁 正定 青海西宁 齐齐哈尔 仙桃 荆州 章丘 鄂州 朝阳 黔西南 靖江 瑞安 德清 牡丹江 泉州 楚雄 山西太原 宣城 扬州 曲靖 浙江杭州 阿克苏 山南 泗阳 张北 延边 白沙 鄢陵 临汾 温岭 陵水 晋中 郴州 靖江 江西南昌 曲靖 阿拉尔 琼中 连云港 温岭 长兴 临沧 汉川 雄安新区 潍坊 新沂 台山 巴彦淖尔市 库尔勒 运城 单县 泗阳 肥城 喀什 神木 龙岩 山东青岛 焦作 平顶山 黄冈 十堰 杞县 张掖 泗洪 常德 包头 阜阳 湘潭 枣阳 六安 上饶